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宫崎骏最希望那些人体验《天空之城》?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如果你分别询问小孩子和成年人对《天空之城》的观后感,很可能,香港、台湾跟日本的小孩分别不大,会简简单单跟你说那冒险历程「很刺激!很爽!」;而大人或会细说故事裏那座天空之城「拉普达」(Laputa),如何充满大自然与文明的喻意,值得多加思索:究竟人类的科技文明,是否只会诱发征服世界的野心,必然无法跟大自然世界和平共存?

若站在观众欣赏作品的立场上,你听后可能会说:有甚幺好辩论的?小孩跟大人都对!可是,假如站在宫崎骏看待作品的角度,也许,他会斩钉截铁跟你说:

还是小孩子说得比较对!

又如果在看《风之谷》感觉遗漏太多意义未有深思,事后想太少的话,那幺,《天空之城》可能令你「想太多」了。说到底,这部作品锁定的观众对象,就是「小学四年级生」;对于《天空之城》,你跟宫崎骏说看后感到「很刺激!很爽!」或者,已是他最希望听到的讚赏。只是,如果你仍未满意,真的渴望在「很刺激!很爽!」之余追问下去,确实,还是有些重要情怀可说。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有点意想不到,宫崎骏团队当初老远跑到「英国威尔斯煤矿区」取景,纯粹为画面点缀些许气氛(只因押井守看照片后大讚),而且,对整个故事脉络来说,那座看起来盛载文明反思的「天空之城」,同样只称得上是题材方面的「点缀」,并非箇中重点;实质上,深刻思索大自然与文明的寄意,他在製作《风之谷》后算是「暂」告一段落,而《天空之城》的诞生是特意献给小孩子的,仍有另一重寄意的话,只能说亦圆满了宫崎骏初恋般的少年怀春:

「(《天空之城》的主题是什幺呢?)

也谈不上什幺主题,反正就是少年邂逅少女之后,想要脱胎换骨(笑)变成男子汉的故事。

⋯⋯儿童时期、青少年时期最关心的事情还是女孩子,根本不可能去喜欢植物。我也不是一个特别喜爱植物的小孩。三十岁以后才开始着迷吧!」

一旦我们把《风之谷》与《天空之城》一脉相承连贯看待,稍后我们便知道,不谈《未来少年科南 / 高立的未来世界》(未来少年コナン)的话,将无法了解宫崎骏创作《天空之城》的深意——尤其,涉及三部动画他要如何塑造女角的性情,蕴含自己心裏倾慕那一种女人。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不错,就在男女主角终于找到拉普达城「之前」,那主角、大盗、军方之间追追逐逐的一大段历程,才是整个故事的主轴所在,没那幺多深奥的隐喻要展现出来。这样便不难明白,为何一谈及《天空之城》,宫崎骏所说的大量心思,都在那两位介乎11至12岁的男女角色身上。怀着这份初恋般的心思,最远的自然可以追溯他迷恋《白蛇传》的女角,坦言她最早诱发自己对「异性强烈憧憬」;若说更靠近创作《天空之城》的男女爱慕之情,便不得不提《未来少年科南》,当中的心路历程,完全透露了少女希达、少男巴兹的原型。

我们记得,希达身怀家族传承一颗隐藏巨大力量的飞行石,努力摆脱军方的禁锢追捕,而追捕她的人,正是拥有上校军阶、打扮斯文的穆斯卡,表面上要带军方寻得天空之城的黄金宝藏,实际上他是「拉普达.普达王族」的后裔,存心要获得飞行石及咒语,以彻底操蹤天空之城随飞行石而来的大杀伤力武器,从而支配地上文明。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正在希达从军机上逃走时失足坠落之际,飞行石释放保护力量,承托着她的身躯徐徐飘落在一个煤矿小镇,这时候镇上一名煤工少年巴兹巧遇并拯救了她,不久二人随即展开躲避军方追捕的历程,期间,又出现「空中朵拉海盗团」加入追逐战,看準机会,与军方争夺希达身上的飞行石以独佔黄金宝藏;如是,希达巴兹二人、军方、海盗团展开三方拉扯的角力。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就是这样,未遇上希达之前,善良、耿直又不谙大人野心的少年巴兹,似乎会在一个煤矿小镇渡过一生,怎料遇上希达之后,像迷了心窍般不顾一切地陪伴与呵护她,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,总之大家一起互相拥抱已感到快乐。

未知你们认为《天空之城》那一幕最感浪漫?假如手上有一票的话,这一票很可能投予煤矿底下的情境,希达、巴兹置身「漫洞」闪闪发光的飞行石硝壁,二人仰望的一切,像是宫崎骏为她们特製的星空。这一幕,也是全故事充斥追逐战之中,最具宁静和安全感的时刻。

宫崎骏:我不喜欢峰不二子那种淫蕩女人。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的确,巴兹那份无惧上刀山下油锅的情怀,映衬着少女希达的纯情,在过于澎湃刺激的追逐过程,折损了让人投入二人的浓情蜜意;只是,真要深究二人的情意并非绝不可能,正是蜕变自《未来少年科南》,毕竟,到了《天空之城》描绘希达的时候,宫崎骏自言感觉开始老了,相比之下,对女人的用心远不如旧作,但两部作品均牵动了他的感情:

「在现实生活中,除非是天生无法爱人的人,不然,只要是男人大概都会对女人心存憧憬。我不喜欢像『鲁邦』裏的峰不二子那种淫蕩女人。」

这样说的原因,除了宫崎骏对纯情少女的憧憬,也在于一佪女人的性情。假如是充满利益计算化成信仰的女人,实在很难改变自我,再美艳的外在条件摆在面前,一点不动人。如《未来少年科南》有一女配角名叫蒙思丽(蒙丝丽),她外貌带有几分艳丽,只是她并不像淫蕩的峰不二子,皆因蒙思丽心中对爱还有所渴求,宫崎骏曾想过她未必不能跟少年科南一起,遗憾科南已有了女主角拉娜,才让蒙思丽跟戴斯船长结婚共偕连理。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说到底,蒙思丽不过是未有遇上能改变她的「那个人」,才会维持表面固执好胜,实际她期望着爱和改变:

「我一旦见到这样的女人(蒙思丽),就忍不住想对她轻声说句温柔的话。所谓一个人的改变,并不是指在个性依旧好强的原则下稍做调整,而是指打从心底明白自己已经不必再好强了⋯⋯能够明白她好强外表下的内心世界,这样的人一旦出现,她就会有所改变。」

所以,到最后,即使真有跟峰不二子相似的女人,如果能令人惊讶地有所改变,还是叫宫崎骏豁然开朗:「面对一个让人觉得讨厌的女人,一旦发觉她可爱的一面,就会情不自禁地爱上她。这就是一种净化。」

所谓净化,是性情随经历深刻改变,还是那句:一个无法随时间改变自我的人,一点不动人。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那幺,最触动宫崎骏的内心世界,自然是能够呼应他少年时心中对「初恋」的想像——纯情、俏丽、坚强、不淫蕩。三部有着情感连繫的作品,就塑造着那些一以贯之的女角色:

「彬彬有礼的男主角其实最能赢得女人的芳心。同时也是电影界永远热衷描写的主题。因为,赢得如人心本身就是最佳礼仪的体现。只不过,想归想,(相比《科南》)我却变得不再那幺醉心沉迷于描写女人了(笑)。

尤其是那种让人砰然心动、心跳狂乱的女人。大概是因为年纪真的太大了吧(笑)。」

一个懂改变自我的女人,才是最动人的女人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拉娜、科南之于《未来少年科南》,犹如希达、巴兹之于《天空之城》(因为创作年纪有别,宫崎骏刻画拉娜时的心思,更胜希达)。宫崎骏看厌了70年代日本一些过于叛逆的少年主角,认为那些嘴脸跟「英雄人物」格格不入,他倒是相信,世上确有像科南、巴兹那种善良、果敢且坚毅的少年,儘管不会满口仁义道德,却是身体力行实践,勇敢去爱,坦诚面对遭遇的一切困难。

所以,在《未来少年科南》抱住拉娜的情景,也一贯出现在《天空之城》巴兹抱住希达,不管是希达刚出现的时候,抑或二人千辛万苦找到拉普达城的时候,巴兹情不自禁扑过去紧紧抱着希达不放手。

紧紧拥抱象徵情感转化的奇妙力量,能改变希达的心境,也一如改变拉娜的心境,均源自眼前少年不顾一切的爱:

「拉娜这个女孩,心中原本就存在一些阴影,而且又全心全意挂心着拉欧博士,可是,有一天却突然被科南一把抱起来就往前冲。从此以后,她就恢复了开朗本性⋯⋯科南毕竟是属于不同世界的人,科南那种突如其来的动作当然会逼她不得不做改变。」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由是,希达到了最后非常危急严峻的关头,她并未畏惧得难以振作,之前跟巴兹的经历渐渐使她坚强起来,巴兹亦一样,他在不远的地方奋勇前来迎救,身手之灵动如有神助,他从经历之中也在蜕变成真正的男子汉。是故,即使二人面对穆斯卡持枪威胁,仍能镇定合起掌心一起手握飞行石,唸出「象徵毁灭」的咒语,无惧迎来暗晦未明的一切后果。

至于那位海盗女王朵拉,剧情充分反映她「口硬心软」的性情,声线沙哑地叫巴兹要像个男子汉,儿子们又说她曾几何时「年轻貌美」过,难道,这是有意影射旧作嫁了给船长的蒙思丽吗?这一点,我们大可自行猜想一下。不过,倒是有一点无须猜测,有位怪叔叔一直在「灯蛾机 /虎蛾号」默默工作,他的存在是要协调海盗一家人的关係,不管你感觉他是不是海盗儿子们的「继父」,都无所谓。他们这一家,像提供心境变化的润滑剂,在诱导出巴兹抹掉忧愁,变得更成熟,勇往直前拥抱希达的真挚力量,在比照出希达那俏丽的纯情。

画面製作很用心,除了少年怀春之外还有其他寓意吗?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是的,《天空之城》画面製作很用心,除了拉普达城借鉴了部分《格列佛游记》(Gulliver's Travels)的世界,无论是歌利亚号战舰、灯蛾机、鼓翼机等飞机,乃至被树根包裹的巨型飞行石,加上配乐和声效,宫崎骏团队都花了相当大的心力,用心程度令我们看后忍不住追问许多细节,是否埋藏着诸般哲理。

但归根究柢,「这一次」的剧本之中,宫崎骏真的无意添加太多深沉的寓意供观众反思,当年有个小小使命是复兴日本的动画界,凭此向下开发更年幼的观众层,当然,他相信成人也「很懂事理」会捧场支持。以制订目标来说,《天空之城》绝对是当年成功之作。

那幺,真的连「些微、丁点」的寓意和哲理都没有吗?亦非完全是这样。追溯到底,宫崎骏从《未来少年科南》蜕变出《风之谷》、《天空之城》等作品,他有着一以贯之的精神——给予每一代儿童和少年存续生命的「希望」。宫崎骏这样说:

「我想,(Alexander Kay的存活者)原着的灰暗正是那位作家所抱持的灰暗世界观。既然如此,他作品中的答案当然就不可能会乐观。再加上我们是在日本,所以应该感觉会更加灰暗才对。可是我又觉得,真的有必要把它说出来吗?人类既能在战后存活下来,就表示那些人一定拥有旺盛的生命力。我们一定希望自己的小孩也能够像他们那样。因为,与其被宣告人类终将灭亡,我宁愿追着眼前让人砰然心动的女孩子跑。」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他认为,实在没必要像大人那幺灰暗的世界早早套在小孩身上,如果只是因为自己看不到有希望,就俨如借作品影响小孩一起绝望,在他眼中是件「很无聊」的事。果然,穆斯卡夺取天空之城军事科技的野心,终归败亡,流露宫崎骏十分恶厌那些意图操弄世事万物的人——「无论是毛泽东或是任何人,只要妄想操纵历史就是坏人。」

是的,《风之谷》那结局免不了带有宗教感的希望,风之谷的事迹启发人们重新与大自然共处,以及《天空之城》悬浮在天空的高端城市,它不是在绝望中倖存且孤立的文明,正因为人类仍活在地上带着朝气活力,拉普达带来的故事才有其重大意义,而当中经历的人,亦可从患难得着「真爱」,努力存活下来过生活,流露如此希望,正是当年团队欲复兴动漫之余,把故事裏感觉介乎虚构与真实之间的交叠感,将感情和价值化作一种生命力。

创作人的重要意义,并非卖弄看似深奥的抽象理论,或说些老生常谈却言行不一的大道理,而是将实实在在能内在体验的一些价值,这样呈现在世人面前。

宫崎骏不喜欢淫蕩女人、女角纯情有原因──话说《天空之城》

延伸阅读:

    宫崎骏眼中「风之谷公主」的世界观和身材—话说《风之谷》下篇:宫崎骏的心结(下)——太太说我没资格谈论教育中篇:宫崎骏的心结(中)—我不想败在手冢治虫手上上篇:宫崎骏的心结(上)—数十年无法原谅父亲「不忠不义」《幽灵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迷恋宫崎骏,有必要贬低新海诚、细田守吗?

参考资料:

杉田俊介着:《宫崎骏论:众神与孩子们的物语》(宫崎骏论:神々と子どもたちの物语),台北市,典藏艺术家庭出版》,2017年,8月。 宫崎骏:《出发点(1979-1996)》,台湾东贩,2006年1月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